请稍候...
  • 第三届“道路通”杯羽毛球混合团体赛
  • 梦娃系列
  • 韶关风采
  • 韶关市道路运输行业协会
  • 韶关市道路运输行业协会

教练到处招生串报学员 一起练车事故竟涉4所驾校(转摘)

点击数:5292017-12-29 11:28:11 来源: 教练到处招生串报学员 一起练车事故竟涉4所驾校

教练到处招生串报学员 一起练车事故竟涉4所驾校(转摘)



一起事故

竟然涉及4所驾校



今年7月16日,一辆蜀顺驾校教练车的教练员,将自己收到的一名学员,带到另一所驾校去注册,然后又带其到简阳一个非法训练场训练,学员在训练过程中操作不慎,致另一名学员身亡。“一起事故涉及4所驾校,把目前成都驾培乱象最集中地体现了出来。”

一条街上,一家驾校的招生点就有3个,其中一个没门面,仅仅是设在路边的一块招牌。拨通这些招生点的电话,有人称驾校在双流黄甲,招生点是由教练开的,但不在双流训练;有人说,自己没在成都,让记者联系另一位负责人……

12月以来,成都温江、郫都、双流等地驾培协会和运管部门,对辖区内的驾校违规招生点进行集中清理。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成都驾培市场跨区域、违规招生及串场训练乱象丛生,究其根源,是驾校之间为了吸收学员而下调自身管理费,进行低价竞争。为整治乱象,成都部分区(市)县道路运输协会已制订自律公约。另一方面,成都市交委已叫停了4所驾校的招生业务。

每年还是同样的驾考人数,而如今成都市面上流动的教练车已从几千辆增至3万辆左右,于是,驾校纷纷降低管理费,压价恶性竞争。

A驾校的教练车,教练员收了学员到B驾校去注册,然后带学员到C驾校训练场训练……能招到学员的教练员,开始抛开自己所注册的驾校,往管理费更低的驾校去“串报”。

教练员间也开始低价竞争,低价收到学员后又通过各种形式收费。今年截至目前,郫都区运管所接到关于教练员吃拿卡要的投诉多达340多件。



整治

跨区域招驾考学员违法 违规驾校招生点被清理



今年8月,由成都市交委制定的针对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市场秩序的专题整治行动,在成都全面展开,10月31日,成都市交委和成都市交管局又联合下文,整治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在核定培训区域之外设点招生或培训的行为。

在此之前,郫都区、双流区等地运管部门和驾培行业协会,向辖区内非本地驾校跨区域或未经驾校授权的招生点递交了整改通知,并进行了逐一清理。作为驾校教练员的黄波不理解,“我在温江开这个招生点已经10年了。”他说,招生点所属的蜀安驾校在双流,“但开设招生点的时候,驾校并未告知我不能在温江开。”他自称不知道驾校招生点的开设有明确要求,而当记者致电蜀安驾校负责人时,对方以“不方便接受采访”回绝。12月份以来,温江、郫都、双流等高校集中的区域,随着整治行动的开展,开设有招生点的教练员们对清理店铺的行为提出了质疑。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交通运输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等相关法律和行政法规,制订了《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其中明确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在许可机关管辖区域外从事培训活动,属于违法行为。

而在《四川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办法》中提到,驾驶培训机构应当按照道路运输许可证注明的业务种类、核定的培训区域进行招生和培训,统一规范招生站(点),并将招生站(点)设置情况报原许可机关备案。其中在核定的培训区域外设点招生或培训的,将处以5000至10000元的罚款,而设置招生点未备案的,处以500元到2000元罚款。



隐患

驾校间恶意低价竞争

给安全和管理带来问题



郫都区道路运输协会会长李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成都驾培行业的管理部门历来就没有认可过车辆“挂靠”这一说法,一律公司化经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2008年左右,成都教练车还只有八九千辆,每年学员注册量有80万人左右,按照规定,一辆教练车每个月只能报6名学员,“哪怕你招了20个也只能报6个,每位学员的管理费可收到800元左右。”这也就意味着,驾校车越多,就赚得越多,于是在利益驱使下开始盲目发展。驾校把车买来,尽管车辆一切手续都在驾校,但已经被转手卖给教练。

“教练发财,驾校发展,当时驾校和教练都欢天喜地,真正的双赢。”成都一驾校校长说,有的驾校在卖车过程中抬高价格赚教练一笔,而有的驾校则通过卖车的钱继续投资到场地上,以此拿到车辆的获批指标,再买车来卖给教练员,进行扩张。“社会上俗称的‘挂靠’便由此而来,而还是同样的驾考人数,如今成都市面上流动的教练车已达3万辆左右,竞争由此而来,驾校纷纷降低管理费,开始压低价格进行恶性竞争,“最初一名学员收600元至800元的管理费,现在有的驾校只收两三百元。”成都市驾培行业协会会长周林福说。

于是,能招到学员的教练员,开始抛开自己所注册的驾校,往管理费更低的驾校去“串报”,非本校的学员现象便应运而生。甚至出现,A驾校的教练车,教练员收了学员到B驾校去注册,然后带学员到C驾校训练场训练的混乱现象。成都某驾校教练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同样是注册学员,一般都往管理费低的驾校走,“花更少的钱办同样的事。”

到头来,学员根本不清楚自己是哪个驾校的,这给行业管理带来了极大的影响。驾校间的低价竞争后,教练员间也开始低价竞争,低价收到学员后,又通过各种形式收费,据郫都区运管部门的一项数据,2017年截至目前,郫都区运管所接到了关于教练员吃拿卡要的投诉多达340多件。

李勇说,“以训练的名义带着学员跑长途,如跑黄龙溪、九寨沟,虹口、西岭雪山等地,都属巧立名目的再次收费,这给学员的安全和驾校的管理带来了极大的隐患,而出现事故也根本不是新鲜事”。



声音

核定区域经营是垄断? 协会人士:办驾校的政策是放开的



家住温江的教练员张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的车所注册驾校在成都市区,为了方便,他收的学员都在温江的驾校练车。他直言不讳地说,“从当初的挂靠到如今的混乱是驾校盲目扩大规模造成的,而如今整改只顾驾校利益,教练员很受伤。”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成都一驾培行业群了解到,针对此次行业整顿,教练群体分成了两个不同的阵营。住家和车辆都在郫都区的一位教练员坦言,规范了市场,对本区域内合法招生培训的教练肯定是好事,“大家在自己的区域经营,不会再这样抢生意。”也有教练员认为,核定区域招生和培训,是一种市场垄断。

李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每一个区域的驾校和车辆数,是根据该区域的市场需求自然形成的,“你觉得温江市场好,那马上申请一个驾校就是了,政府对开办驾校的政策是放开的,只要按照开办驾校的许可条件,任何人都可以进入,不存在垄断,很多人就是又不想投资,又要在这里挣钱。”

不过,对于像张超这样没有足够资产的教练来说,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将目前的教练车更改到温江的驾校,不过,这需要张超目前所在的驾校支持方能实现。

温江正中驾校在龙泉有一块训练场,因政策原因被迫停用,由于教练车还在,校长赵旭明将这些龙泉训练场的车辆,移交给了另外的驾校,“场地都没有了,不可能让教练员继续用这块场地的车到别的训练场训练,法律在那儿摆起,就算损失也只能认了。”



清理违法招生和串场训练

4所驾校已被停业



让很多驾校校长和教练员担忧的是,即便将学员招生规范之后,串场训练的现象仍然很难监督。“训练场那么多学员,我们也不晓得哪些不是我们驾校的。”

李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成都各驾校间成立了自律组织,约定各校的管理费不得低于成本管理费,并主动交纳诚信金,发现低于成本价格,就涉嫌低价竞争,根据自律规则,会扣除相应的诚信金。“只有各驾校间不存在恶性竞争,教练员才不会为了牟利搞串场。”李勇说,或许这样学员的训练费会涨一点,但能够保证学员的受训质量和安全。同时,由自律组织对串场的现象进行检查,一旦发现,通过协会上报成都市交委,对驾校进行处罚。

不过,温江某驾校校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交诚信金自律的方式,不会太长久,“市场经济,你约束不了对方,只有靠主管部门下大力气,但对驾校来说,最根本的还是靠自己。”

目前,郫都区已制订道路运输协会驾培专委会行业自律公约的实施方案,该区域内从事经营活动的教练员,运营的教练车辆进行重新备案登记管理,对符合行业标准、并与总校在履行加盟义务的教练车将核发由交管部门和专委会制作的《区域自律监督贴》,100台及以上合法营运车辆的驾校,只能设立3个备了案的报名点,各驾校缴纳1万元作为自律诚意金,违反自律约定将被按规定扣除。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